当前位置:君天下 > 军事历史 > 古代军事 > 正文

长平之战白起谎报战功?根本没有坑杀40万赵军?

2018-06-06 来源: 责任编辑:

分享到:

长平之战白起谎报战功?根本没有坑杀40万赵军?

  长平之战尸骨坑

  长平之战白起谎报战功?

  第一个问题,如何证明秦军没有全歼长平赵军?   证据一,一个最多只有几百万人口的赵国,一仗损失精锐45万,战斗力却丝毫不减,反而威风八面,岂非怪哉?秦赵再战,不是秦军轻松击败赵军,反倒是赵军击败了秦军,岂非活见鬼啦?   证据二,秦军在自己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如何迫降赵军40万?   按照白起自己的说法,长平之战秦军自己伤亡过半。“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从秦军后来攻邯郸的疲态,以及信梁军被赵军击败来看,白起这一说法是可信的。   问题来了。按照司马迁的记载,赵军40万投降之前,只战死5万11%,而秦军则伤亡过半50%。秦军战死了多少?按照《史记》的记载,秦昭王亲自赴河内部署作战,并下令全国15岁以上男丁均赴长平参战。“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如果秦军总兵力与赵军相当,45万,那么在赵军投降前就已战死了22万。《孙子兵法》云,“十则围之”。如果秦军总兵力100万两倍于敌,到赵军投降时就已伤亡过半死伤50万人。也就是说赵军只用5万人的伤亡,就使秦军损失了50万人,战场上满眼都是秦军的尸体,如此一来赵军为什么要投降?再用5万人的伤亡岂不把秦军全部消灭了吗?   证据三,方圆百里的战场,赵军已开始分头突围,如何能齐刷刷同时投降?   《史记》记载,赵军40余万并非龟缩在一处,可以一声令下全部投降,而是已被分割开来。“赵军分而为二。”百万人的大战,自然也不可能修一道长城把几十万人圈鸡一般圈在其中。此时赵括一声令下突围,各路人马分头逃命通讯中断,突围的人多包围的人少,四周又都还是韩国赵国的城邑,向西可以奔太原,向北可以奔阏与,向东可以回邯郸,向东南可以去安阳,赵军为什么,又如何能一起投降?   结论显而易见,长平之战赵军因主帅赵括被射杀,全军溃败也许不假,但是并没有受到重创,更没有一举被杀45万,反而是秦军四面包围,兵力单薄,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死者过半,国内空”。   第二个问题,如何证明坑杀40万降卒是白起谎报战功?

  证据一,从战事进展来看,长平之战赵军突围之后,秦军还在忙于占领上党太原之时,秦昭王却不让拼尽全力的秦军休整,也不顾孙子正为质赵国,下令五大夫王陵攻邯郸。四十八年“其十月,五大夫陵攻赵邯郸”。“四十八年十月,韩献垣雍。秦军分为三军,武安君归,王龁将伐赵武安、皮牢,拔之,司马梗北定太原,尽有韩上党。”   秦昭王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应该是得到自家的战报,相信赵军主力已被全歼于长平,邯郸唾手可得。   证据二,白起一反常态拒战,让人不能不怀疑其心中有鬼。   四十九年,秦昭王命白起替换攻邯郸不力的王陵,被白起拒绝。可是白起给出的理由却十分牵强:   1,“邯郸实未易攻也。”在并未重创赵军的情况下就曾攻占过邯郸,可见并非“实未易攻”。   2,“且诸侯救日至。”你如何断定诸侯救兵马上就到?长平大战你怎么不怕诸侯救兵?而实际上魏无忌窃符救赵是在一年之后。   3,“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你不是把赵国主力45万都杀光了,赵国岂不更空?以秦军剩下的一半兵力25万,还打不过邯郸一群老弱妇女?   4,“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此时秦军已经占领武安、上党、太原,何来远绝河山?武安离邯郸只有30公里,且一马平川毫无阻隔。   这之后秦昭王下令命白起出战,还派相国范雎登门劝说,可是却被白起称病拒绝。“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四十九年正月,秦昭王下令增兵,仍无进展后,罢免王陵命王龁接替。王龁又猛攻邯郸数月,仍不能克城。“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   秦昭王再次强令白起出战,遭拒绝后,又让相国范雎劝说,同样被拒。 “秦王闻之,怒,强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   证据三,属文暗示,其祖司马靳因坑杀赵降卒事,被与白起同时赐死。   五十年十二月,“靳与武安君阬赵长平军,还而与之俱赐死杜邮。”司马迁此处的文字十分有趣。为什么要说“坑赵长平军”还而赐死,而不是“长平战罢还而赐死”,或是“自太原还而赐死”?实际上,白起、司马靳被赐死是在两年多之后,是在邯郸大溃,上党太原等河内之地丢失之后,秦昭王才发怒赐死二人。   习惯上人们都说被赐死是因为功高震主。那司马靳无名鼠辈,何来功高震主?很显然,司马迁这是在暗示,其先祖司马靳和白起的死,与“坑赵长平军”有关。为什么因为坑杀赵长平军被赐死呢?自然不会是秦昭王有现代文明思想,怪罪白起杀降犯了战争罪。能够解释通的理由是,这个时候秦昭王的孙子子楚从邯郸逃回来了,告知了赵国的真实情况。而且紧跟着秦军在邯郸大溃,秦副将郑安平率两万秦军投敌,河东郡守弃地逃跑,河内四郡悉数丢失。秦昭王因为早已嘉奖了长平大捷,不肯认错丢脸,便含糊其辞赐死二人,以惩戒其欺君误国,算是罪有应得。   至此,长平之战坑杀赵军降卒40万是白起谎报战功,当无争议。   至于《战国策》中说从中作梗,延误了攻打邯郸的时间,此说时间上讲不通,秦军还没结束长平之战,便开始攻打邯郸,范雎没有作梗的时间。   还有说河北有长平之战纪念馆,挖出了尸骨可证坑杀之事。现代考古技术检测尸骨还无法精确到某一年,碳十四能够确定的时间跨度是一百年。纵是能够确定是秦昭王四十七年的尸骨,又如何能判定是赵军而不是秦军?是投降后被杀而不是沙场战死呢?当旅游景点可以,作考古证史,不足为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