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军事历史 > 近代军事 > 正文

苏联解体的原因和教训 我们应当时刻以史为鉴(7)

2017-10-14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君天下

分享到:

  纵观这些年来对前苏联解体原因的研究成果,大致可以将它们划分为两个研究层面:意识形态层面和学理层面。当然,这两个层面本身是互相渗透的,这里的划分只是为了叙述的方便。

  (一)

  前苏联解体之后,国际社会对之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西方社会称之为“资本主义的胜利”、“马克思主义的破产”;社会主义阵营则称之为“前苏联模式的失败”、“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的破产”。因此,双方的研究的意识形态的针对性不言自明。

  在西方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的攻击,从其诞生那一天起就没有停止过。在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理论中,共产主义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这源自于西方的“人性恶”的文化传统:由于人的本性是恶的,我们不能期望人人都具有高尚的道德修养,对人性的约束的唯一手段是法律,因此,建筑在对人人具有高尚的道德修养的理论预设的基础之上的“共产主义”大厦是缺乏理论依据的。因此西方的学者在研究前苏联解体的原因时,把主要的目光关注在社会主义制度本身:高度集权的政治、经济体制既违背了民主的原则、扼杀了人的自由与发展,又阻碍了经济的增长与发展;为适应冷战思维而不自量力地与美国进行“军备竞赛”,在国际上实行“霸权主义”,强迫东欧等国接受其政治、经济模式,从根本上违背“人道主义”的精神等等;更有一些比较极端的学者甚至追述到了讨论“十月革命”的历史合理性的程度。而前苏联的解体,更是给他们抓到了“现实的证据”:社会主义制度是违背人性的,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是封建的集权统治,是对人权的践踏,终将被人民所抛弃。曾担任过前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基在他的著作《大失控与大混乱》中,通过归纳出的导致前苏联解体的几条主观的、客观的因素之后,认为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年久日深地逐步落到这种境遇:促使既作为一种制度,又作为一种学说的共产主义,发生突如其来的和令人惊异的和平方式的向心聚爆,”从而“最终敲响了共产主义的历史性丧钟。” 应该说,这个结论是具有很大的代表性的。

  而在社会主义阵营中,研究的目光主要集中在如何吸取前苏联改革失败的教训上。从政治背景上看,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针对性也是可以理解的。其主要观点可以表述为:尽管前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尽管前苏联的改革过程中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失误,但这些只是对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在一国的失败,并不能成为社会主义必将走向灭亡的证据,更不能据此而否认社会主义的光明前途和共产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因此,研究的思路多数集中在前苏联的历代领导人如何偏离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向,例如有学者认为,斯大林的失误主要表现在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解有偏颇,对实践中的社会主义发展阶段性质的判断不准确,在某些重大战略决策和政策上有疏漏,在处理民族关系和同兄弟党、兄弟国家关系上有大俄罗斯主义和大党主义倾向,肃反扩大化,个人崇拜等等,至于对戈尔巴乔夫的批判则更为普遍。而对前苏联的党建的教训的研究,对前苏共对军队的失控的教训的研究等等,其意识形态的味道则更为浓厚。

  (二)

  抛开意识形态的因素,单从学理层面上看,这些年来对前苏联解体原因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这样几个方面:历史的、政治的、经济的以及民族的因素。下面就将这几个方面的研究成果一一加以介绍:

  1、历史的因素:对前苏联解体的历史原因的研究结论基本可以表述为:前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或称之为“斯大林模式”。这一模式是在20、30年代斯大林执政期间形成的,多数学者都认为这一模式从思想、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都背离了列宁的路线,但也有学者认为它在30年代和40年代初期前苏联实现工业化、完成备战任务和赢得卫国战争的胜利中曾起过积极的历史作用,因此有其产生和存在的历史必然性和一定的合理性。但即使同意当时具有合理因素的观点的学者也不否认它后来成为社会主义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障碍。斯大林模式的主要弊端在于:过于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缺乏民主、个人专断、官僚主义严重的政治体制,带有大俄罗斯主义倾向的民族政策等等。而其后的赫鲁晓夫在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同时却没有从根本上去改变“斯大林模式”,从而导致了这种落后、僵化的模式一直延续到戈尔巴乔夫时期,其错误的严重性与斯大林相比应该说是不相上下。所以,不管是赞同社会主义还是反对社会主义,在对历史因素的研究中都具有一致的观点:基本上都对斯大林模式持否定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