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军事历史 > 历史研究 > 正文

英国议会在光荣革命后的作用和演变 光荣革命后英国政治变化的特

2018-05-16 来源: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英国议会在光荣革命后的作用和演变 光荣革命后英国政治变化的特

  都知道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政体就起源于光荣革命,但光荣革命之后英国议会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却极少有人能够回答得上来。本文是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爱丁堡大学历史系教授哈里·狄金森的一次讲座整理,哈里·狄金森在这次讲座中从三个维度梳理了自光荣革命以来英国议会在宪法框架及在政治结构中的作用和演变,想要了解英国议会的变革革命后的作用以及英国政治变化特点的读者不妨一读。

  行政权和立法权统一于议会

  首先,狄金森教授介绍了行政力量以何种方式试图运作英国议会,并使其能够支撑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英国议会诞生于13世纪,但在16世纪前,议会商议的次数很少且不定期。16世纪后,因政府运作和战争所需花费迅速增长,国王不得不频繁召开议会。议会召开次数越多、征税越频繁,议会的重要性便愈加凸显。议员们对自身政治身份的认同感越强,也越愿意参加议会。至17世纪,国王已意识到,必须与议会合作,国家才能持续运作,但王权和议会权力的冲突一直时断时续,直至1688年光荣革命爆发后,才达成稳定妥协。这种妥协确立了英国议会此后300多年的演进发展模式。

  光荣革命后,行政权和立法权都统一到议会手中。直至今日,这一点与其他现代国家都颇为不同。这种两权统一的政治架构使得英国在每届政府任期之内实现了高效的决策能力和执行力,而高效率尤其体现在国债发行以及通过立法制定经济发展政策这两方面。

  从1688年以后发行的英国国债都是议会举债,因此和法国由国王举债相比,英国国债的政府违约可能性小得多,因此尽管英国国债的收益率只及法国国债的五分之一甚至更低,英国国债仍然供不应求;而法国国王举债却经常赖账,因此收益率虽高,但是人们却不愿意购买法国国债。体制差异导致两国国债在市场上的表现不同,因此英国在紧急情况下总是能够迅速调动大量社会资源。从1688年到1815年,英法之间一共进行了6次战争,英国获胜5场,法国只在美洲独立战争期间获得对英国的胜利,但正是这场胜利让法国政府破产并间接导致了法国大革命的爆发。

  在立法特别是经济领域的立法方面,英国议会具有很高效能。1689年以后,议会每年都召开,且正式确立了财政预算制度,这种财政现代化的举措让议会对经济更具前瞻性和规划性,同时对通过促进经济增长的法规法案也更加积极。经济方面的立法或立项程序得到优化和简化,各地方政府向威斯敏斯特提出立法或立项的申请书往往只需1-2页纸即可,如果通过初审,才需要长达数十页的详细立法或立项计划书。18世纪以后,议会通过数量远超过前代的促进经济发展的法律法规以及各种经济项目。

  狄金森教授还特别提到,行政权和立法权统一于议会的这种政治架构在当下也有特别意义。他首先分析了当前美国国会和总统在社保等法案以及国会两党在财政预算问题上形成死结的深层次原因。美国建国之初就将行政权和立法权分别赋予总统和国会,这样的架构设计切割了权力,保证了政体平衡和相互制约。在经济发展较好、社会矛盾较少的情况下,该政治架构更为高效。但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社会矛盾加剧,不同群体间的割裂加深,两党都出现极端化趋势,中庸温和的人数在减少。国会两党很难在预算上达成妥协,而推行社会改革、寻求国会通过相关法案的努力屡屡受挫,严重阻碍美国的社会、经济、政治改革和抗击金融危机的能力。相比之下,这种现象在英国不太可能发生。行政权和立法权自光荣革命以后便一直统一于议会之中,首相既是政府首脑又是议会执政党(多数党)的领袖,因此,以首相为首的执政党推行某项立法往往都能通过。而且,由于首相是第一财政大臣,名义上的财政大臣其实是第二财政大臣,因此政府制定的财政预算在议会也都能通过。英国人对政府的制约主要是通过大选来实现的,一旦大选结束,新上台的执政党领袖便可以拥有比美国总统、法国总统、德国总理等大得多的权威来执政,故执政党在任期内往往具有“独裁般的权力”。英国的这种政体应对特殊时期挑战的能力较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