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军事历史 > 历史研究 > 正文

奕劻与李鸿章 奕劻和袁世凯

2018-07-03 来源: 责任编辑:

分享到:

奕劻与李鸿章 奕劻和袁世凯

  奕劻   爱新觉罗·奕劻曾推动清末新政,担任过清朝末年重要官职,也曾代表清政府参与签订《辛丑条约》而被世人诟病,他与袁世凯之间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

  奕劻与李鸿章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之后,太后带着光绪帝逃往西安,奕劻奉命留京与李鸿章同任全权大臣,负责与各国议和。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代表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

  奕劻和袁世凯

  佐藤铁治郎在《一个日本记者笔下的袁世凯》中说,奕劻“自回銮后得晤袁世凯,一见倾心,深相结纳,如胶似漆。遇事则袁谋于外,庆应于内。庆于袁之谋献猷筹画,无不言听计从”。   这些描述之下的奕劻、袁世凯关系呈现出如下场景:袁世凯以金钱铺路,重贿奕劻。奕劻昏聩,完全为袁世凯糖衣炮弹所打倒,甘为傀儡,对袁言听计从,奉为谋主。二人关系莫逆,甚至密谋废除光绪,立奕劻长子载振为皇帝。

  奕劻贪黩好货,袁世凯投其所好,二人关系非同一般,这毫无疑问。问题是奕劻是否真的如此昏聩,毫无政治见解,一切听命于袁世凯?奕劻、袁世凯真的亲密无间?事实并非此。   光绪三十二年官制改革,袁世凯力主立宪并设立责任内阁,成为众矢之的,备受攻击。与袁世凯的锋芒毕露不同,奕劻表现的颇为圆滑。在会议官制时宣称:“此事是非我已胸有成竹,务请诸公详愼厘订,总求尽善尽美,再为核夺,奏请施行,免贻他人之议诮。”九月十六日,奕劻等将所核订的新官制进呈。新官制规定:“查立宪国官制通例,中央政府即以各部行政长官会合而成。盖一国之政,至为殷繁,非有分司之官以各任其责,则丛脞必多。而庶政之行尤贵画一,非有会议之地以互通其情,则分歧可虑。故分之则为各部,合之则为内阁,出则为各部长官,而入则为内阁政务大臣,此现拟内阁官制之由来也。内阁既总集群卿协商要政,而万几所出一秉圣裁,不可无承宣之人为之枢纽,故设总理大臣一人以资表率。总理大臣之称,初不昉于日本,我朝、间,固尝有之。采邻国之良规,即以复圣明之旧制,称名至顺,取则非遥。总理大臣既亲承圣谟,平章庶政,而维新伊始,机务尤繁,不可无分任之人,为之参赞,必援立宪各国首辅之例,尚非其时,故设左右副大臣各一人以宏辅弼。”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新官制还设计了一个备选方案。提出:“如以议院甫有萌芽,骤难成立,所以监督行政者尚未完全,或改今日军机大臣为办理政务大臣,各部尚书均为参预政务大臣,大学士仍办内阁事务。虽名称略异,而规制则同,行政机关屹然已定,宪政官制缺有始基矣”。尽管承认设立责任内阁是立宪各国通例,但经奕劻核订的新官制并没有完全支持袁世凯的主张,而是尽量折中调和各方意见。

  三十二年官制改革,袁世凯力主设立责任内阁,结果不仅该主张未被采纳,而且成为众矢之的,备受攻击。此次朝廷下诏求言,袁世凯与两江总督、南洋大臣端方来往电商后,于六月十六日上《奏为密陈管见条举十事缮单备采事》一折。该折极言中国危险之状,认为“欲救其祸,别无良策,仍不外赶紧认真预备立宪之一法,若仍悠忽因循,听其自然,则国势日倾,主权日削,疆域日蹙,势不至如今日之朝鲜不止”。   袁世凯与奕劻虽然关系非同一般,但二人政治利益和见解并不完全相同,关系并非亲密无间,在一些问题上产生矛盾和冲突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