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军事历史 > 历史研究 > 正文

曾纪泽叶剑英 曾纪泽与李鸿章

2018-07-03 来源: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曾纪泽叶剑英 曾纪泽与李鸿章

  曾纪泽

  曾纪泽是曾国藩的长子,曾国藩又是李鸿章的老师,曾纪泽与李鸿章同为大清外交出力,两人在处理外交事件上自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分歧。

  曾纪泽

  曾纪泽的堂曾孙女曾宪植是叶剑英元帅第三任夫人。

  曾纪泽与李鸿章

  在与俄国谈判之事上,李鸿章就多次和曾纪泽发生矛盾。曾纪泽奉命使俄之初,在伦敦致书李鸿章,谈了他关于是否收回伊犁、沙俄当时军事、政治形势、英、俄之间的关系与一旦中俄交兵的利害关系等等。李鸿章极力反对曾纪泽说的“与俄决裂,不至大有伤害”的论点。他说:“俄将高福满节制西路各回部,最喜用武。上年地山议约时,俄君调回与谋,伊欲与左公决战,不愿送还伊犁,其君相因贪通商、分界各便宜,破众论而许之。今废此约,正合高福满之意。”又且西陲边境部张曜、刘锦棠等部各万人,“饥疲已甚”,已成强弩之末,一旦开仗,首尾未能兼顾,设有蹉跌,再失数城,全局即虞震动。左公衰毛,好为大言,究其军实饷糈,素为俄人所蔑视。”他直接责备曾纪泽附和左宗棠准备武力收回伊犁的观点。   双方的矛盾,在中法战争期间得到大爆发。   19世纪80年代,法国入侵清朝藩属国越南,然后侵入中国的广西、云南。中、法之间的外交活动频繁起来。清政府以李鸿章主持中法交涉事宜。当时,曾纪泽是驻英、法公使,直接参与了中法交涉。在中法交涉、以至整个中法战争时期,李鸿章自始主张对法妥协求和,曾纪泽则一贯主张对法强硬交涉。   法国政府深感曾纪泽在谈判时的强硬,遂绕过他直接找李鸿章谈判。曾纪泽在法国外交处境的日益艰难,1883年7月上旬,他致两江总督左宗棠说:中法交涉,“每下愈况,始终误于三字,曰柔,曰忍、曰让。吾华早示刚严,则法人必不敢轻于举发,……纪泽不见礼于法庭久矣,一腔愤血,何处可洒!刻下无他技能,惟向英、法绅民及新报馆以口舌表我之情理,张我之声威,冀以摇惑法绅,倾其执政府。”   曾纪泽深知李鸿章隐持外交大权,足以左右中法交涉,为了争取李鸿章转变其立场,1883年致书李鸿章说:“法人之性,欺软怕硬,……轻于发端,怠于持久。吾华备战愈显,则了事愈易。……某思于此数端者,是以始终坚持备战之议”。   不料,李鸿章对曾纪泽的做法不以为然。他指责曾纪泽“因法廷不理,多为愤激之谈,而所拟新报解散各国劝说,茫若捕风”。1884年4月20日,李鸿章密函总理衙门,要求撤去曾纪泽驻法国公使职务。至于原因,就是曾纪泽在报刊上抨击法国,“法议院闻之,愤怒至不可忍,竟欲倾国之力以与为难”。经过他这样的奏报,曾纪泽竟变成了中法战争的祸首了。李鸿章又说,现在即将与法国人福禄诺谈和,福禄诺来函中谓:“曾侯一日不调开,法国一日不与中国商议此事。盖怨毒之于人深矣”。   清政府接受李鸿章的建议,4月28日,明令曾纪泽毋庸兼驻法国使臣,另以驻德公使李凤苞署理驻法使臣。5月1日,李鸿章致电李凤苞说:你是“奉旨兼署,与由公使派委不同,岂能认为曾委?此事应无庸议。越事枢纽全在敝处,丹崖能通消息,不至如曾之不和耳”。   值得注意的是,撤去曾纪泽驻法公使的职务不是孤立的事件。1884年2月,李鸿章运用其谋略,也迫使左宗棠辞去两江总督。

  撤去驻法公使职务后,曾纪泽致书其叔父说:李鸿章与福禄诺在天津订立简明条约,“于是生出谅山一波……受骗至此,可胜浩叹”。撤除驻法公使职务,“侄于公事,则一腔愤血,寝馈难安。至于私情,则不惟不怨李相,且深感之。向使侄留巴黎,而吾华订此条约,侄亦无可如何,而数年豪气,一朝丧尽矣。”   1885年10月,清政府命为海军衙门帮办,曾纪泽颇为喜悦,认为这是朝廷对他的“高天厚地之恩”。1886年11月底曾纪泽回国,12月23日观见皇太后时,“知纪泽已奉派总理衙门”,也就是说还未到海军衙门报到,就已被李鸿章逐出了海军衙门。1887年2月15日,曾纪泽又奉命调补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翌年夏调管库大臣。1888年春,奉调管同文馆事务,以迄于1890年曾纪泽困死于同文馆。曾纪泽回国后,不断调换衙门,越调越次要,权力也越小,最后被打入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