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历史秘闻 > 正文

爱情自私: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2)

2011-12-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君天下

分享到:



  还好,赵孟頫的老婆换了个聪明的招数,她由唉声叹气而改作蓄意勾引,“老佳人”切中了才子们多愁善感的软肋,这倒不失为一个起死回生的好主意。据明代蒋一葵《尧山堂外纪》的记载,管夫人曾作了一首非常著名的《我侬词》,答对即将纳妾的丈夫: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似火。

  把一块泥,捻你一个,塑我一个,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夫人在诗词里别有用心地捏泥人,她就忘记了,才子可以同你这个佳人捏,也可以同另外一个佳人捏。死后“同一个椁”,并不意味着生前只有“同一个衾”。风流倜傥是才子的本性,要他从一而终,岂非奢谈?“花在时,人在势”,佳人如春韭,割完一茬又长一茬,天下哪有不老的貂禅,不死的西施啊?才子佳人始于偶然的幸运,却不一定有必然的美满,还是乖乖地捏泥人去吧,捏得好,白首同心;捏砸了,或者掉首无情、琵琶别抱,或者干脆“君死又随人去了”。一旦到了那个地步,社会上早就没人再关心这对可怜的老鸳鸯了——喜新厌旧是所有看客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