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历史秘闻 > 正文

袁世凯为什么不敢反慈禧

2017-10-0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君天下

分享到:

  导读:慈禧太后去世后,新朝亲贵和同情光绪皇帝的一众臣僚非常嫉恨袁世凯,把驱袁作为当时第一要紧的事情。一场意在清除奕劻、袁世凯,巩固监国摄政王地位,重新分配政治权力的斗争悄然展开。

  驱袁被提上议事日程

  慈禧太后去世后,皇权的威严有所下降。在时任监国摄政王的载沣看来,奕劻和袁世凯对政治权威和大清君权构成了严重威胁。众多图谋在新朝跻身高位的宗室亲贵,如善耆、载泽等也视位高权重的庆亲王奕劻为眼中钉、权柄煊赫的袁世凯为肉中刺,无不欲除之而后快。

  奕劻为人贪鄙,但因其在中枢历练几十年,又被加恩为世袭罔替的庆亲王,在宗室中威望颇高,在朝臣中的分量奇重,不是小字辈亲贵能轻易动得了的。

  袁世凯在年轻亲贵看来不过是大清的奴仆,地位较之奕劻轻微得多。康有为、梁启超称袁世凯当年背弃光绪皇帝致使其被囚禁瀛台,多年郁郁寡欢后英年早逝,也让袁世凯的形象极为不堪。

  新朝亲贵和同情光绪皇帝的一众臣僚非常嫉恨袁世凯,把驱袁作为当时第一要紧的事情。一场意在清除奕劻、袁世凯,巩固监国摄政王地位,重新分配政治权力的斗争悄然展开。

  率先发难的是御史赵启霖、江春霖、赵炳麟等。赵启霖曾经因弹劾段芝贵献妓女杨翠喜给载振,得罪了奕劻和袁世凯,被慈禧太后革职,后来得到社会声援而获复职。三位御史纷纷上奏折,参劾袁世凯。

  此时的袁世凯也因为一系列政策纷争,给他人造成可乘之机。

  袁世凯自上任外务部尚书后,着意交好欧美,抵制日俄两国对中国东北地区利权的侵占。他筹划这些举措时,既很少与朝中其他军机大臣商议,又不向朝廷请示,这就难免触了载沣的逆鳞。

  1908年12月10日,袁世凯将中美互派大使问题提交朝廷讨论,在政府内部引发激烈冲突。加上袁世凯错判美国对日外交态度,与美德两国达成中美德同盟的倡议破产,引发朝臣的抨击和日俄两国驻华公使的责难,陷入政治困境,一时间进退维谷。

  1909年1月1日,袁世凯又因财政清理问题,触怒时任度支部尚书的满族亲贵载泽。

  在财政清理问题上,袁世凯反对载泽集中财政权于度支部的主张,并联合军机大臣世续绕过载泽向载沣提出建议,主张给予各省督抚必要的财政权。

  袁世凯的主张和行为不仅引发亲贵们的不满,也加剧了载沣的厌恶。

  袁世凯得到消息,逃到天津

  1月2日,御史赵炳麟、给事中陈田上奏折弹劾袁世凯,称其“机械变诈,善构骨肉”,“包藏祸心,罔知大义”,“揽权独工,冒进无等”,“久握军符,恃兵而骄”,“入议官制,气凌朝贵,动摇枢臣,颇有唐时藩镇朱温入朝之风”,政治攻击不留余地。

  载沣从御史的奏折中找到借口,决定利用有利时机除掉袁世凯。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要动袁世凯,除了要有杀伐决断的魄力,还得要有过关斩将的本领。

  载沣刚刚拟好除袁上谕,称其“跋扈不臣,万难姑容”,准备夺去袁世凯的官职头衔,将其看管起来以便处置,便不得不面对朝廷重臣和外国驻华公使的反对。久在中枢、领衔军机首席的奕劻,老成持重的世续,位高望隆的张之洞等朝廷重臣都不赞成除掉袁世凯。

  世续一面劝阻载沣,一面通风报信,使袁世凯闻风逃至天津盐商何颐臣住处。张之洞声称两宫大行,必须维持一个安定局面,袁世凯长期统领军队,朝臣中党羽众多,新朝需要稳定才能应付艰难时局,不应再诛戮大臣增添是非。

  况且,袁世凯在1906年即已辞去所兼各差,将第一、三、五、六镇新军交给陆军部。1907年,袁世凯又被明升暗降调离北洋军,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可以说袁世凯大权已去,不会对朝廷构成威胁,只要不逼迫过甚就不会挑头反对。

  

袁世凯为什么不敢反慈禧

 

  载沣

  袁世凯逃到天津后,时任英国驻华公使的朱尔典亲自出面为袁世凯说情,并向袁世凯作出保证其生命安全的承诺。同时袁世凯具折上奏,以“足疾”为由不再参与军机处和外务部事务。

  驻扎保定的北洋将领段祺瑞鼓动南苑兵丁闹事,准备以平定“南苑兵变”为名进京,虽然事件很快被平息,却震慑了朝廷。

  面对朝廷内外的反对和北洋新军的威胁,载沣犹疑不决,最终不得不借着袁世凯的“足疾”找台阶下。同日,载沣以宣统皇帝名义颁布上谕,称袁世凯患有足疾,步履维艰难胜职任,著即开缺回籍养疴,以示朝廷体恤大臣的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