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网 > 社会热点 > 我开了一夜的车(志愿者送患癌老人从沪返回老家 家属连连道谢)

我开了一夜的车(志愿者送患癌老人从沪返回老家 家属连连道谢)

来源:juntx 时间:2022-06-22 17:12 编辑:admin


“我昨天开车把那位肠癌晚期的老人从上海护送回他的老家安徽霍邱县,那条高速我开过无数次,因为从霍邱县过了淮河就是我的老家寿县。”5月19日,上海的志愿者郑洲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说。

郑洲所护送的是一名肠癌晚期的老人李先生。李先生的儿子李想(化名)向北青报记者表示,父亲在上海打工已有五六年了,一直没有回家,4月底上海疫情肆虐期间,父亲的身体出现了明显异常,体重轻了几十斤。“我虽然也在上海打工,但和父亲分别住在两个区,由于封控,我不能陪在父亲身边,直到4月30日我父亲去医院,医生诊断他患上了肠癌,且已经出现了转移。”

李想坦言,他从小由父亲带大,父亲为了儿子借钱在霍邱县建了房,随后到上海打工,为了省钱,这些年一直没回过老家。“为了照顾父亲,我向街道提交了申请,跨区到我父亲所在的医院,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住了16天。”

这期间,李想每天陪着父亲输液治疗,不能吃东西。“我看着父亲那段时间几乎没吃过东西,我看着心里很难受。”

医生坦言,目前李先生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或许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李想做出一个决定,带着父亲回安徽霍邱县老家,陪伴父亲过好最后的时光。

为照顾车上患者主动降低车速

郑洲也是安徽人,在上海一家安徽老板经营的公司工作。疫情暴发后,他所在的公司成立了志愿者队伍,郑洲也报名参加了,就在护送李先生回家前,他刚刚结束了一个开车护送癌症患者回广西柳州的任务。休息了不到24小时,他和两名同伴在17日晚上开车接上了李想父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送李先生回家的路对于郑洲来说并不陌生,郑洲的老家在安徽寿县,“我家和他们家只隔了一条淮河,平时也是走这条高速回家的。”为了照顾老人,郑洲等志愿者将7座商务车上最宽敞的中间座位让给李想父子,3名志愿者轮流开车,奔向安徽。

郑洲回忆说,以往回家时,高速上他可能会把车开到时速110公里,但这次由于车上有病人,需要避免剧烈颠簸和急刹车,因此他将车速降至每小时80多公里。相比平时,这一次“回家”,同样的路程多花了2个小时左右。

亲属感谢志愿者将老人送回家乡

18日上午,一行人抵达霍邱县,此时已经提前沟通好的当地防疫人员和李先生的家属都已等在高速出口了。郑洲回忆说,当志愿者们带着老人下车时,李先生的姐姐非常激动,忽然就跪在地上,向志愿者连连道谢。“她这一跪,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不停地说一定要谢谢我们,要记住我们的样子,当时我们都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还是能感受到李女士的激动之情。”

李想也表示,他非常感谢志愿者们和当地的沟通,并开车将老人送回家乡,“志愿者们开了一夜车都没吃东西,我提前跟我姑姑说好,让她带一些早点来,在交接时送给了志愿者,表达我们的谢意。”

这天是母亲忌日但还得先助人

见老人已经顺利抵达霍邱县,郑洲和同伴们上了车,掉头沿着高速公路返回上海。“我母亲也是因为癌症离世的,我很能体会李想的心情,愿意尽力帮助他和他父亲。5月19日也是我母亲的忌日,我的哥哥回老家祭拜了母亲,我这次虽然路过了家门口,却还是得先回上海,这边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19日,李想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他和父亲已经住进了霍邱县的隔离医院,“父亲五六年没回家了,17日夜里回家的路上,他一宿没睡,就盼着回家。到霍邱县之后,我感觉他的精神状态明显变好了,说话也多了一些力气,这让我非常欣慰。”

李想表示,目前父亲叶落归根,他希望用好未来的日子,陪伴好父亲最后的时光。“我也和志愿者们约好,等疫情结束我回到上海时要聚一聚,当面向他们表达我的谢意。”文/本报记者 屈畅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实时资讯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juntx.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6000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