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网 > 社会热点 > 宋知意顾南风傅辰(儿子和前妻因婆媳关系离婚,再婚后儿子询问母

宋知意顾南风傅辰(儿子和前妻因婆媳关系离婚,再婚后儿子询问母

来源:juntx 时间:2022-06-23 18:35 编辑:admin

现在社会不同了,女性的地位逐渐提高,女人们也像男人一样接受高等教育,参加工作,有的女性甚至比男人挣得还要多,可就是有一些老人,自己年轻的时候受了婆婆不少气 ,现在自己终于媳妇熬成婆了却不能像自己的婆婆一样高高在上的,她有些接受不了,还是把以前婆婆对自己的刁难强加在自己儿媳妇身上,以至于导致自己儿子的小家庭破裂。


宋知意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中间,看着那巨大的液晶屏幕里面一男一女,男才女貌,当真是般配的一对。

如果那男人不是顾南风的话,她一定也会像旁边的两个女生一样,虽有艳羡,但也诚挚祝福。

可那个男人是顾南风,她跟了三年的男人。

十一月中旬的北市无疑是冷的,可再冷,宋知意觉得,也没有自己的心冷。

包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宋知意愣了一下,拿出来才发现是顾南风的电话。

她没马上接电话,一直到铃声响到最后,她才按了接听键:“有事吗?”

“今晚见一面。”

“好。”

挂了电话,宋知意再抬头看向大屏幕,顾南风已经不在镜头之内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结束的通话,一时之间,宋知意也不知道高兴好还是难过好。

毕竟,他还能在百忙之中给她打了个电话。

放好手机,宋知意直接打车去了公寓。

打开门,毫不意外,里面漆黑一片。

她开了灯,进厨房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坐在沙发上等着顾南风来。

晚上十点二十二分,紧闭的房门被推开。

宋知意一抬头就看到还没换掉订婚礼服的顾南风,她笑了一下,抬腿走过去:“来了?”

顾南风看着她,冷峻的眉眼难得皱了一下,“嗯。”

淡淡地应了一声之后,他直接就走到她的身旁附身端起她的水杯仰头喝起了水。

“凉——”

宋知意刚说完,他已经放下水杯了,“洗澡了吗?”

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他这么问,宋知意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

“没有。”

“去洗澡。”

顾南风抬手拍了她一下,然后扯下自己的领带折身就坐到了她身旁的沙发上。

宋知意看了他一会儿,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进了浴室。

顾南风是在她洗到一半的时候进来的,宋知意下意识扯过头上储物架上的毛巾想要将自己裹着,他已经先一步伸手将那毛巾拿走扔在地上了。

下一秒,他抱着她低头就开始吻她。

顾南风吻得有些狠,宋知意吃痛,闷哼了一声,他才松开她。

浓烈的酒味蹿得她满唇腔都是,宋知意不禁皱了一下眉:“你喝酒了?”

“嗯,不可以吗?”

他说着,将她转了过去,整个人覆了上来,宋知意哼了一声,厚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顾南风这个晚上就像疯了一样拉着她翻来覆去。

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闻到烟味,宋知意鼻子耸了一下,刚想开口问他怎么突然在屋里面抽烟,顾南风就先一步开口了:“新闻看到了?”

她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不过很快,宋知意就反应过来了:“看到了。”

“说个数吧,要多少钱?”

他抿了一口烟,薄唇微微吁了烟雾,这个时候的顾南风有种说不清楚的味道。

宋知意看了他一会儿,才张开自己的右手举了起来:“五——”

“五百万?”

他嗤了一声,站起身看着她就笑了:“你胃口倒是不小。”

说着,他已经写好支票扔向她了:“你是个聪明人,以后应该知道怎么做。”

“万”字还卡在口中,顾南风的这话却像刀子一样刺得她支离破碎。

宋知意还想解释的,可这会儿,她也不想说了,伸手拿起支票,看着他也笑了一下:“放心吧,我很识趣的。”

他最后看了她一眼,黑眸讳莫如深,是她从来都没看懂过的眼神。

顾南风扔下五百万的支票给她就走了,空荡荡的房间里面还残留着烟味。

宋知意看着手上那张支票,突然想起很久之前,顾南风第一次找到她时说的话:“有兴趣当我的女人吗?”

她当时以为他是开玩笑的,跟了他三年,他身边一直就只有她一个人,他带着她见过了他所有的发小朋友,所有人都说他们般配,说到最后她都信了他们会结婚的。

可如今才发现,原来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和她进行一场交易。

拿钱了事,互不相欠。


顾南风这人,说大方,也不算大方,可说小气,也不算是小气。

起码在一起三年,他送的礼物珠宝不下千万,现在要分开了,宋知意处理起来倒是有点棘手。

她正愁着要怎么出手,就碰到了顾南风发小江庭的女朋友吴贝儿。

吴贝儿刚好就是个知名的代购网红,顾南风送的那些礼物,她大多数都只是拆封看了一眼就收起来了,好多名牌包包和首饰都是十成新。

宋知意直接就拜托对方帮忙出手,并承诺抽取一成的佣金给她。

吴贝儿粗略算算,起码也有个四五十万的佣金,她心里面已经乐开花了,面上却不显:“知意,你也太客气了,大家都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忙,还谈什么佣金不佣金的。”

宋知意笑了笑:“就算是朋友,请人帮忙,也不能空手上阵,接下来还要麻烦你了,我过两天把东西收拾好了就带给你。”

吴贝儿不再矫情,两个人约了时间就各自散了。

两天后,吴贝儿带着江庭去当苦力,饶是早就有心理准备,可看到跟前三个大箱子装着的奢侈品,吴贝儿还是有些吃惊和羡慕:“这么多,你不留几件自己用吗?”

宋知意摇了摇头:“不了。”

从来都不是属于她的东西,留下来也只会让自己更加可笑而已。

“江庭你快给我滚下来,赶紧把东西搬上车!我的仙女们已经在直播间嗷嗷待哺了!”

吴贝儿抬手拍了一下江庭,江庭回头瞪了她一眼:“轻点儿!一点儿都不心疼你男朋友!你的粉丝知道你是个怪力女吗?也不学学人家知意,多温柔懂事啊,连南风这样的冰山都——”

说到一半,江庭意识到说错话,他下意识看向宋知意,然而宋知意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分的变化,见他看过来,还说了一句:“辛苦了,江少。”

江庭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宋知意,他原本以为,顾南风订婚,宋知意必定会难受伤心,再不济也失意几分。

可现在看着人,对方笑意浅浅,丝毫看不出来有半分的难过。

一时之间,江庭也不知道是该替自己兄弟不值好,还是该替宋知意的清醒点个赞好。

吴贝儿一直拿着手机直播,看到直播间里面那些疯狂的女人,她忍不住给宋知意看:“知意,你看,她们都在感谢你大发善心呢!下次还有这样的好事,记得找我啊!免费代劳!”

宋知意看了一眼那直播弹幕,眉头轻轻一挑:“可惜了,这样的好事,就只有这么一次。”

吴贝儿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讪讪地笑了一下:“也是。”

江庭很快就把东西都搬上车了,吴贝儿被粉丝催得狠,匆匆跟宋知意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之后,吴贝儿又把东西整理了一遍,看到那颗“人鱼泪”的时候,她不禁愣了一下,连忙拽过一旁的江庭:“江庭,你快过来!这不是顾南风特意找人定制的‘人鱼泪’吗?”

沙发上窝着的江庭不情不愿地走过来,看到吴贝儿手上的“人鱼泪”也是一愣,半响,他才憋了一句话:“看不出来,宋知意还挺狠心的。”

吴贝儿一向喜欢宋知意,听到他这话,抬腿踹了他一脚:“就兴你兄弟转眼另娶白富美,不兴人家知意快刀斩乱麻啊?”

江庭说不过她,没在这个问题上扯,只是伸手抢过“人鱼泪”,“这东西你不能卖,会出大事的!”

“我知道,我又不是傻的!”

这可是顾南风花了大价钱专门给宋知意定制的,她哪里敢卖啊,她命就只有一条!


作为发小,江庭自然是懂顾南风的,可在宋知意这件事情上面,他还真的有点看不明白了。

手上的“人鱼泪”价值千万,可不管是它的前任主人还是现任主人都弃之如敝履,江庭觉得这玩意儿在手掌心里面烫得很。

他看着跟前的顾南风,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不介意宋知意把它卖掉?”

顾南风弹了弹烟,偏头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介意什么?”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倒是让江庭哑口无言。

“南风!”

这时候,梁希桐的声音传来,江庭连忙将手上的“人鱼泪”踹回兜里面。

手刚放进兜里,梁希桐人就走过来了,看着他挑了一下眉:“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他们这圈子里面的人都认识,虽然梁希桐不是跟他们一卦的,但是大家家境相当,交情自然不是泛泛。

可江庭不喜欢梁希桐,他觉得宋知意除了家世,样样都是比梁希桐强的,不过顾南风选了梁希桐,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江庭嘿嘿地笑了笑:“我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梁希桐哼了哼,看了一眼顾南风:“我听说贝儿最近在出不少限量款啊,也不知道哪个女的被伤透了,居然狠得下心。”

她这话里藏着话,江庭心中不喜,可到底没说什么。

顾南风将最后一口烟抽完,看向梁希桐:“今天不跟小姐妹逛街了?”

梁希桐挨到他怀里面:“逛啊,不过我想你想得厉害,就想先来看看你再去逛啊!”

顾南风笑了一下,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表情温柔宠溺,然而江庭看着,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这时候,不远处来了一群人,江庭一下子就看到其中的宋知意了。

他下意识看向顾南风,可顾南风低着头正跟梁希桐说着话,像是什么都看不到一样。

江庭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不过宋知意很快就走到他们跟前了,梁希桐站直了身,看着一身素色的宋知意,她挑了挑眉,抬手撞了一下顾南风:“今天倒是巧了,居然碰到了个熟人,不上去打个招呼吗?”

顾南风抬头看了一眼宋知意,他神色慵散,靠在那栏杆上眉眼都是漫不经心:“没这个必要。”

他话刚说出来,宋知意一群人就刚到了跟前。

她目不斜视,仿佛没看到他们一样,不过几秒,人已经走过。

可心有多疼,只有宋知意自己知道。

刚进包厢,她就虚晃了一下,幸好一旁的经理扶了她一下,才不至于摔倒。

她努力笑了笑:“不好意思,林经理。”

“没什么,身体要是真的不舒服,下午我给你放个假。”

听到林经理的话,宋知意清醒了很多:“不用,我就是一下子没站稳。”

林经理是个过来人,也不多说,直接就入座了。

整个饭局,宋知意意识都是在游离的。

她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可满脑子都是顾南风说的那一句“没这个必要”。

没这个必要。

她现在已经成为了他连眼神都不愿意多给的人了。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宋知意被一阵风拍醒了。

手机里面是不断到款的信息,吴贝儿的带货能力是真的强,不过两天的时间,她已经陆陆续续收到三百多万的到账款了,东西起码卖了有三分之一。

“宋小姐。”

听到梁希桐的声音,宋知意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梁小姐。”

这么冷的天,梁希桐上身穿了一件天蓝色的宽松毛衣,下身是一条短皮裙,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的小皮鞋,真真是美艳动人。

“听说你最近拜托贝儿帮你卖之前南风送你的礼物……”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嘶”的一下抽了口气:“南风不是给了你五百万吗?宋小姐最近在搞大项目吗,这么缺钱?”

梁希桐这话说得真是难听,可她还好像不觉得,见她不说话,她又问了一句:“你缺多少啊?我可以帮你,没必要,闹得整个圈子都在看笑话呢。”

宋知意也笑了一下,四两拨千斤:“梁小姐想太多了,我就是觉得,不要的垃圾也还有收废品的要,既然能卖钱,我又何必要留着占地方呢。至于看笑话——”

“我实在不知道这算是什么笑话,真要看笑话的话,我想看梁小姐可能会更戏剧性一些。”

她向来是不怕梁希桐的,以前还跟着顾南风的时候,她跟梁希桐就不止一次这么刚过了。

只是宋知意今天着实倒霉,话刚说完,一辆熟悉的车就从她身后缓缓开了出来。

里面坐着的人无疑是江庭和顾南风,她刚才的话声音不大,但也不小,估计全被听去了。

“不是和小姐妹去逛街吗?”

车门推开,顾南风走了下来。

梁希桐伸手挽着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是啊,正打算去呢,这不碰到了宋小姐,所以过来打个招呼。”

顾南风看了一眼宋知意,眉眼间凉薄尽显:“谁是笑话,宋小姐你得有自知之明。”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把刀一样,能直直地刺进人的皮肉里面。

宋知意刚才的威风顿时就被他扫下了地,脸一下子就白了下来,拿着手机的手死死地扣着,她想走,可又不想认输。

江庭皱了一下眉,看了一眼宋知意,觉得顾南风这会儿真像是个渣男:“南风,你这话就有点过了啊。”

他到底是没忍住,开口帮了宋知意一句。

却不想梁希桐突然就笑了,搭着顾南风的肩膀回头睨着他:“江庭,你好像对宋小姐挺有好感的,这事情,贝儿知道吗?”

江庭脸顿时就垮下来了:“梁希桐,你这张嘴是臭水沟吗?说话真特么的臭!”

说着,他也推开车门下了车,将那“人鱼泪”递给宋知意:“知意,这玩意太贵了,没人买得起,你自己看着办吧!”

宋知意意识到江庭在帮自己,愣了一下之后,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既然这样,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她说完,拿过那“人鱼泪”就走向不远处的垃圾桶,抬手直接就扔了进去。

动作干净,没有半分的犹豫。


梁希桐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她松开了搭着顾南风的手,看着重新走回来的宋知意,啧了一声:“看来是我误会宋小姐了,原来宋小姐还真的是把南风送你的东西当成垃圾了啊!”

这话一下子就挑拨离间了,要是以往,宋知意早就已经怼回去了。

可今天她已经被顾南风伤了两次了,她不想再亲自递刀子上去让他捅自己了。

宋知意看了两人一眼,笑了笑:“没什么,我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定期清理旧物,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让梁小姐难堪了,别介意,我给你道个歉。”

说完,她低头看了一下腕表:“不好意思,我得回公司了。”

话落,宋知意踩着高跟鞋走到不远处的停靠的计程车前挥了一下手,很快,她就坐着计程车离开了。

宋知意一走,戏也散场了,梁希桐说自己还约了小姐妹,给了顾南风一个飞吻就走了。

江庭看着梁希桐渐渐走远的背影,直到人不见他才看向顾南风:“什么感觉?”

听到他的话,顾南风挑了一下眉:“梁希桐说得对,你对宋知意这么好,吴贝儿知道吗?”

江庭被他一噎,脸色沉了沉,冷笑道:“行,是我多管闲事,希望你别有后悔的一天。”

“你想太多了。”

宋知意对他而言,不过是个长相性格都能入他眼的女人罢了,至于未来妻子这个头衔,还轮不到她。

车子已经完全开出酒店了,宋知意闭了闭眼,发现自己眼角竟然有一滴眼泪。

她庆幸自己跑得快,不然的话,最后她就真的成了个笑话了。

梁希桐没约什么小姐妹,不过她约了人是真的。

这人也不是谁,是圈里面出了名的喜欢玩女人的二世祖高就。

她到的时候,高就正拿着手机跟不知道第几号女朋友卿卿我我,梁希桐有些嫌弃,不过她有求于人,也就勉为其难坐下了。

高就马上就给她倒了茶:“梁大小姐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梁希桐受不了他那套,“行了,别跟我用这一套,正经点,拜托你件事。”

高就哼唧了一声:“这么客气?什么事,你说,我高就能做的,当然二话不说!”

梁希桐笑了笑:“宋知意你认识吧?”

听到这个名字,高就的脸色变了一下。

“我知道你以前追过她,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要?”

高就有些犹豫,之前他被顾南风教训得怕了,虽然现在顾南风跟宋知意两个人断了,可他还是心有余悸。

见他这个样子,梁希桐更加鄙夷:“你怕什么?宋知意现在孤家寡人的,没有靠山,这你都怂?”

高就到底是个男人,被她这么一刺激,本来有些犹豫的,马上就决绝起来了:“你说的什么话,我高就什么时候在女人面前怂过?我就是觉得现在的小嫩模还挺得我心的!”

“得了吧,不出三天你估计得嫌人家缠你了!一句话,你敢不敢上?敢上我帮你,不敢上就当我们今天没见过!”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高就也不犹豫了:“行吧,你想我怎么样?”

“没怎么样,我听说她最近挺缺钱的,你出现,不是解救人家于水火之中吗?”

高就挑了一下眉:“梁小姐这话还真的没说错,行,你这忙我就帮了!”

梁希桐满意地勾了一下唇:“明晚八点伽利略,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实时资讯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juntx.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6000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