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网 > 娱乐明星 > 维族唱歌明星(我的维吾尔族姑娘,你还好吗?)

维族唱歌明星(我的维吾尔族姑娘,你还好吗?)

来源:juntx 时间:2022-07-02 12:09 编辑:admin

某天你无端想起一个人,她让你对明天有了期许,但却没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这是我和阿来看的一个微电影里的一句台词,那时候我经常和阿来躲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拿着笔记本电脑一人一个耳机,过完了大学几年所有的周三下午。



阿来是我在大一的上学期的一个下午从鼓楼回学校的16路公交车上遇到了。她的西域风情让我一下子被吸引了,好像一个混血儿。下了公交车往学校走的时候,我毅然抛弃了跟我一起的舍友土豆同学,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跑上前去,跟她要手机号码。




往后的日子,聊扣扣,打电话,一块吃饭,成了顺其自然的事儿。因为认识的那天是周三的下午,她没课。我也没课。所以我俩约定,每周三的下午去图书馆自习,一开始还认真的看书。她看《倾城之恋》,我看《百年孤独》。有一次她看完《穆斯林的葬礼》之后趴在桌子上哇哇地哭,我赶紧安慰她,她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我,对我说:“人是不是都有宿命啊,我们都无可奈何的。”我摸摸她的头,想安慰她,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是的,可能我们也终究敌不过宿命。她是维吾尔族姑娘。


宿舍的哥们土豆问我。“你俩现在什么进度的,睡了吗?”


我说:“睡你妹啊,我俩都没处对象,因为他是维族我是汉族,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我比较大义凛然的说我是为了民族大义。土豆不屑一顾的说,放屁,你就是怂,要不你干嘛天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呢,难道是她屁股好看吗,哦,屁股确实挺翘的。我踢了土豆一脚,滚,我是她的守护神。


已经过了三个多月了,我几乎一有时间就跟在她屁股后面,我经常陪她吃食堂二楼的清真餐厅,她带我吃大盘鸡、拉条子、新疆拌面……下雨天我会打伞送她去宿舍,生病了给她买药,晚上打热水给她送到宿舍楼下,做着所有情侣做的事儿。


那年的冬天,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他跟我说体育学院有个维族的学长追她,她没有答应。


那天晚上我把她送到寝室以后,往自己的宿舍走,那个学长走了过来,拦住我,对我说:“你以后别天天跟着阿来了,你俩不可能在一起,信仰不同,根本不可能,不要因为你影响我俩相处。话还没说完我俩厮打在一起。我被打倒在地上,打得鼻青脸肿,学校巡逻的保安看到了把我们带到了保卫处。由于规模不是很大,他对我们进行了简单地批评教育之后,就让我们回去了。我自己去校医室进行包扎,眼睛肿的跟熊猫一样,鼻子哗哗流血,脸也肿了, 阿来给我打电话我一直没接。过了一会儿她急匆匆的跑来了校医室,看到我这样她眼泪哗哗往下流.。


我说:“没事儿,你怎么来了?”


.她说:“ 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后来是那个维族的学长给我打电话说跟你打架了,你伤的还不轻呢,我就想到你在这就赶过来了,你怎么这么傻啊。”


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 我没事儿。”


阿来一边按我鼓起来的脸一边问我:“疼不疼。”我说疼。


他又按我的眼睛 :“这里疼不疼 ?”我说疼。


“那这呢?”


“ 也疼。”


“ 哎呀,怎么这么多地方都疼啊,他这个人真是太过分了,刚才我已经跟他说了,以后别再联系我了。”


“ 你按的这么使劲能不疼吗?”


“哦,对不起,那我不使劲了。”说完还要接着按。


“停停停,别按了昂”我赶紧制止了她这种有点儿捣乱的行为。


“哦,都是我不好。”


“跟你没关系, 哎,好了好了,别哭了姑奶奶。” 说着说着阿来的眼泪又要往下掉。


等包扎完时间已经很晚了寝室都已经关门了,我们回不去了,大冷天的有没地去,我弱弱的问了她一句:“要不咱俩出去找个宾馆住?”阿来什么都没说,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走到学校旁边的宾馆,拿出身份证,前台的服务员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阿来一直默默地低着头脸涨得通红。我知道前台的服务员对于开房的情侣见了是不少,但是我们两个的身份证上一个是维族一个是汉族这个足以让他们觉得惊讶了。


开了个标间,我俩躺在两张床上。开了电视,只有电视的背景声音在屋里响。沉默了一会儿,阿来突然跟我说:“我那天打电话给我爸爸,我问他假如说我找个汉族的男朋友行吗,爸爸还没说话在一头的爷爷听到了抢过电话,把我骂了一通。”


之前听阿来说过,她爷爷是很虔诚的穆斯林,是当地的阿訇,给别人讲经的,更能不能允许会有这样的事儿发生。阿来接着跟他爷爷说:“我就是随便问问,我又没真找。”


我听着她在另一张床上说完,我哦了一声。




又沉默了一会儿,阿来说,你不是号称师大第一诗人吗,那你现在能不能给我写首诗啊?


真是让人措手不及,我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说,不能。本来阿来满眼期盼的看着我。还以为我能有什么大作,结果说不能,她迅速的跳下床跑过来打我,我进行了不太激烈的反抗,打着打着我俩就抱在一块了,我特别想吻她,但是结果我控制住了。


尴尬的对视了一会儿,她挣脱我的怀抱跑回去了。


她说我们好好聊聊天吧,我说好啊。




春去秋来,白云苍狗。转眼到了大四,这几年以来,我和阿来看了上百部电影,吃了遇到的所有的小吃,逛了所有的景点,聊了太多的人生理想。


大四是一道分水岭,到了大四,周边的同学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沉浸在游戏中的人越来越少了。都准备考研或者找工作,找实习单位。


我们系的部分优秀学生在学校的安排下到北京的某个单位实习。在那之前我和阿来不知道因为一件什么事儿吵了一架,然后很久没再联系,我就去北京实习了,也不知道她的行踪,在实习期间,忙碌的工作让我不再经常想她,偶尔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想起她,想给她发给微信,但是还是忍住了,因为都已经很久不再联系了。


骄阳似火的六月,我们终于要毕业了。从北京返回学校,然后开始紧张的筹备着毕业晚会。


晚上开始的时候,主持人略带忧伤的声音瞬间感染了全场:“无数个纵情欢乐的白天,无数个推心置腹的夜晚,无数个绚烂而单纯的时刻……一起经历,而这些慢慢变成永远的回忆。”


随后是一个一个的节目。主持人走上台报幕,接下来即将登场的是金融学院来自的新疆维吾尔族姑娘热孜宛古丽。是阿来……




阿来穿着一席白色的连衣裙,让我感觉一下子回到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背景音乐缓缓响起,是林忆莲的歌《至少还有你》。我跟随着她的歌声,脑海中电影一样的闪过这几年我们俩在一起的片段。记得在鼓楼的时候,望着下面的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我开玩笑地问阿来,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被你家人逐出家门了,那你岂不是很惨,一无所有啊。阿来冲我嘿嘿一笑,至少还有你啊。那时候阿来说如果我执意要找一个汉族男朋友,我将会被爷爷逐出家门。


一曲终了,我早已泪湿眼眶。


我作为表演者,在晚会的最后演唱了一首李宗盛的《爱的代价》。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不凋零的花

陪我看世事无常

陪我看沧桑变化

...........


就像李宗盛最终仍然没能跟林忆莲走到最后,我跟阿来也分道扬镳了。


最后在合唱《明天会更好的》歌曲中结束了我的青春时代。



我没有告诉阿来,我报了支援西部计划志愿者。服务地就是新疆,那一年我们学校去新疆的只有我一个。




到了乌鲁木齐开始分地区,我极力争取到了去阿来的故乡喀什。我想去看看阿来的故乡,去感受她成长的地方。


到喀什两年多了,我把这座边疆小城转了一圈又一圈,认识了很多维族的朋友,喝了很多乌苏啤酒,吃了很多拉条子、大盘子,也喝了很多伊力柔雅白酒,但却一直没联系,更没见到我的维族姑娘。


我们寝室的哥们土豆他们来新疆玩儿,来找我喝酒。他告诉我说阿来马上就要结婚了,给他通知了。我们来玩儿,也顺便参加一下阿来的婚礼。这个消息我竟然不知道,我突然很心痛。土豆安慰我说,阿来不想直接告诉你,只是给我打了电话,说让我自己告诉你,当然也可以不告诉你。


那天晚上我们在KTV唱歌,我坐在一边喝酒,玩儿手机,登陆上很久没上过的扣扣。有一封邮件提示,我打开,是一个月前阿来发给我的。


滴滴:


很久没见了,我很想你。你现在干嘛呢,是不是又在跟哪个姑娘在一起呢,你还会想起我吗,你欠我的诗还没给我呢。


前段时间,我一个人又回了一趟西安,回了一趟学校。我一个人在图书馆坐了一下午拿了本书一眼也看不进去,你怎么不在我身边啊。看着窗外的夕阳染红了天,又一点儿一点儿的落下去我就想起你每次都会说,你家住在西边,太阳是不是落到你家了,我总是告诉你从小到大我每天都捡一个太阳,然后放在我的储物箱里,哈哈,你现在要是能出现,我把这些年捡的太阳都送给你好不好,嘿,就知道你不信。


我一个人去了钟鼓楼,买了个冰激凌,我想起咱俩那时候在鼓楼上手牵着手吃冰激凌,你问我无家可归了怎么办,我骄傲地说至少还有你啊,可是现在你也不见了。




大雁塔的音乐喷泉还是每天晚上都喷,这么长时间了背景音乐也不换,你当时都吐槽好多次难听了,水花从最高处落下来就跟下雨一样,可是现在没人再用衣服为我遮挡这些水滴了。在回民街上那么多的小吃,都是我一个人吃,也没人跟我抢了,怎么自己吃着一点儿都不觉得好吃呢。


你走之后的那天,我跪在爷爷面前整整一天,我求他,让他接受一个汉族男朋友,爷爷很生气,气的对我大吼大叫,爷爷说,你就是找一个卖馕的,卖干果的,收皮毛的,甚至离婚的只要是维族的就行。


后来爷爷生了一场大病,医生说病的很严重,爷爷想看到我赶紧嫁人,找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维族的,长的也挺帅,是个公务员,但我就是觉得没有你看着顺眼呢。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可以通过努力去改变,但民族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感谢你,陪我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那段时光。

阿来


阿来结婚的那天我没去,我在她结婚的大酒店的对面的一个面馆里,要了一碗面,要了几瓶啤酒。




倒满两杯,一杯放在对面。


土豆给我发微信,婚礼开始。


第一杯,我敬你,感谢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那段岁月,回忆起来幸福而美好。我干了。


第二杯,我敬你,愿你未来,满怀理想,充满期待,永远开心快乐。我干了。


土豆给我发微信,新人婚礼结束。


我举起酒杯,眼泪啪啪落在杯子里,阿来,新婚快乐。干杯。


可是新郎不是我。



毕业之后,我坐火车来到了新疆,到了喀什,刚到喀什的第二天我就去了阿来家,然后到了他所在的那个乡上。全是维族人,我当时就懵了,我本来会以为我不会畏惧什么,本来以为维族人都是热情好客的,本来以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是看到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的时候,我还是心里怯了。我摸索着到了看着像政府机关的地方,试着跟他们沟通,我要找阿依古丽。那个维族的阿达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跟我来。我背着书包紧随其后。心里砰砰的跳。


敲门的时候我心都要跳出来了,门开了,是一个胡子白了的维族老爷爷,那个带我来的阿达西跟他用维语交流了几句话我听不懂,结果老爷爷的脸色瞬间变了。


阿来出来的时候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跑过来抱着我泪如雨下,他爸爸妈妈都出来了,旁边很多的邻居也都出来了,他爷爷恶狠狠的对我说几句话,我听懂,阿来挡在我面前。我说你爷爷说什么?阿来说:爷爷让你赶紧离开我,要不就要打断你的腿。

我跟她说,我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把你带走。

她哭着跟她爷爷求情,他爷爷气的胡子都快要飞起来了。叽里咕噜又说了一堆。阿来跟我说,他爷爷说,我不干净,我是吃猪肉长大的,不是清真的,必须要洗肠洗胃,要下地狱。我说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受再多的苦我也不怕。

他爷爷,拿起院子中的一个玻璃瓶子使劲摔在院子里的水泥地面上,满是碎渣。阿来说他爷爷说让我跪着在这些碎渣上爬过去。

我放下书包,跪下去,阿来紧紧地抱着我,哭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她说你走吧,你走吧,咱俩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咱俩没有结果的,你不要伤害自己。对不起,我们一开始就注定了出身不同,我们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我求求你,你走吧,以后咱俩再也别见了,要是有下辈子,我们投胎做一个民族的我们在一起。

喀什的天气真是不好,抬头看都是浑浊的黄色。周围所有的邻居都在起哄,他们说快走快走。

阿来的哥哥,骑着摩托车把我送到县城的汽车站,他用蹩脚的汉语告诉我如果我在来骚扰她妹妹,他就打断我的腿,我今天让他们一家人都丢人了,别人会笑话死他们的,主是不会原谅他们的。

回来的时候大巴车走的是沙漠公路,远远望去,一片荒凉,没有一个人,一点儿生机都没有,我的心疼的要命,啪啪的在滴血。




其实那天她眼巴巴的望着我,等着我给她写的诗,我早已经写好了。


你是我的信仰

我的维族姑娘


十年后


2021年3月,沙尘暴席卷北京,我在五道口的一个清真餐厅里跟朋友吃烤羊肉串。恍惚间,看到一个女生走了进来,我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如此巧合的事儿,我直直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已经将近十年没见了,但是仍然认出她了。阿来,我叫了一声,但是嗓子哽咽了,竟然没叫出声来,我以为这么多年我早已忘了她,但是那一刻我发现内心最深处的情感喷发出来,她很显然没看到我,我站了起来,她向我这边走过来,她走到我面前突然停住,非常震惊的捂住嘴巴。我调整理一下情绪,又叫了一声,阿来。过了十多秒钟她缓缓放下手,问我,你还还吗?我也曾经试想过多次我俩再见面的场景,可能会是风轻云淡的打声招呼说你好,然后微笑着离开。但是那一刻,我竟然在偌大的餐厅里,在一个女生面前,眼泪直流 。


我们换了个地方,面对面坐在一个角落里,我突然又嘿嘿的笑,阿来说,你这个人真是奇怪,这么大人了,还又哭又笑的。


阿来告诉我她来北京出差,正好听说过这家餐厅好吃,就过来了,没想到能在这遇见我。


随着聊天的深入,阿来告诉我,他的爷爷在她结婚以后两个多月就去世了,她的爸爸一直觉得愧疚对于自己的女儿。但依据当时的情况他也不可能说服爷爷。


我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问阿来,你,结婚以后过得好吗?


阿来一愣,然后风轻云淡的说,他对我也很好,我女儿已经6岁了,上幼儿园了,她画画很好看。


我点了点头,说,那就好。


阿来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似的,勇敢的回忆起我们两个那段日子,她说,其实我爷爷当时年纪大了,思想比较保守,后来我慢慢的理解他了,我想如果她看到现在的一切也不会在那么反对……阿来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小声说,不会再反对咱俩了。


我愕然的看着她,我没说话。阿来接着说,我们老家那个镇上前几年开始就来了很多的汉族扶贫干部,他们帮我们建了工厂,修了学校,带来了先进的农作物种植技术,让我们那里的人生活水平都提高了,现在我们当地人对那些汉族的扶贫干部都很是感激。前两年也是一个汉族的大学毕业生来到我们镇上扶贫,我们镇上的一个维族的女大学生毕业以后也回到了镇上,两个人在一起工作,日久生情,去年结婚了,婚礼是副镇长主持的,副镇长是维族人,他对那对新人说,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是民族融合的榜样。


阿来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叹了口气,对她说,去年我看了一个综艺节目,是一对明星,姜潮和新疆的维族姑娘麦迪娜结婚以后的真人秀节目,两个人在节目里恩爱有加,羡煞旁人。


阿来又说,是啊,这一切都在变得更好不是吗?我生活在偏远贫困的地方,我们那里的人思想传统又保守,那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们那个地方很少能跟外界接触,没有网络,甚至很少有电视,我记得我第一次走出那片贫瘠的土地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我走了很远的路才到了火车站,上大学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原来城市是这样的啊。所以我能理解我们那里老人的思想,他们可能一辈子没走出过那片土地,他们固执的坚守着自己的思想。但是现在不同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那里修了很多条路,出去了很多人,也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能在手机上,在电脑上获得更多的信息,看到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人们的思想打开了,解放了,可以接受更多的新鲜事物了,也不在故步自封了。


阿来显然说的很激动,她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们应该感谢这个时代不是吗?希望我们的悲剧现在不会在上演了,我们应该给时代的发展一些时间不是吗?时代的发展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在它面前渺小如尘埃,不能改变左右的了它,但是看到它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应该高兴不是吗?


阿来显然说的很激动吗。一连用了排比句和反问句,我内心也暗自佩服这个维族姑娘,她早已放下了心里的小情小爱,充满了对这个时代的大情大爱。


我说,阿来我们已经不再是那个少年了。


阿来说,我们都已经不再年少了,但是我们还年轻啊,我们也应该为了避免曾经我们身上的悲剧或者类似的悲剧发生,我们更应该努力去让这一切变得更好不是吗?


聊到最后阿来说,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老天能让我再见到你,我很高兴,我也终于能把这一切都告诉你了,希望你可以释怀了。




送走阿来以后,我独自站在门口,我突然内心释然,我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遗憾和责任,我们为了不让后来人重复我们曾经有过的遗憾应该更加努力的去为这个社会做点儿事儿,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平台读后感言:看到最后很感动,想到自己的经历更是感同身受。就像作者说的那样,希望这个时代的“阿来”能够弥补曾经的那些遗憾。


作者:十年一刻;故事根据真实故事撰写,主人公在西安上大学,毕业后作者来到新疆工作一年多,后返回内地,如今已11年有余。配图来自网络。

实时资讯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友情链接|免责申明|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juntx.com 版权所有 赣ICP备16000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