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娱乐明星 > 正文

郭凯敏个人资料_郭凯敏近况_郭凯敏影视作品_郭凯敏图片写真

2016-12-19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君天下

分享到:

  郭凯敏,中国影视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原籍四川成都,父母是地质队员,常年在外,可以说郭凯敏是由奶奶一手带大的。1976年入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1986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修班。70年代中期从影,在首部影片《第二个春天》中饰小战士。他还自编、自导、自演电视剧。后到海南自组影视公司。曾经以《庐山恋》一炮而红70年代小生,在经历了痛苦的导演梦之后,又回到了舞台,从起点回到起点,却仍然未放弃做导演的梦想。

  其他相关信息:

  中文名 : 郭凯敏

  别名 : 郭芳

  国籍 : 中国

  民族 : 汉族

  出生地 : 东北长春

  出生日期 : 1958年

  职业 : 演员、导演

  代表作品 : 《庐山恋》《小街》《好事多磨》《逆光》

  经纪公司 : 北京华艺映象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身高 : 175cm

  体重 : 70kg

  血型 : B型

  婚姻状况 : 已婚(二婚,:张芝华)成长故事综述

  郭凯敏是上海人,因为母亲早年在大庆工作,所以出生在冰天雪地的东北。当年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三天后才诞下生性不喜波澜不惊的郭凯敏。早年的郭凯敏叫郭芳,是父母为了想生男孩而反其道而行之为他的取的形似女孩的名字。

  青少年时代

  他的青少年时代,由于郭凯敏的父母都在地质队工作,长年在野外奔波,郭凯敏是由奶奶带大的。郭凯敏进初中读书时,时值“十年动乱”。名日读书,其实是无书可读。回到家里除了看书之外,还喜欢唱歌。他的大噪门的普通话也说得比较准,每次学校开什么会,需要呼口号,常常少不了他领头。后来他进了学校文艺宣传小分队,说说唱唱是他的拿手好戏。

  郭凯敏跨上银幕的第一步是在《第二个春天》中扮演一位海军小战士。虽然这个角色的戏不多,但他仍劲头十足。这里除了第一次的因素以外,更重要的是他实现了“参军”的梦想。从此以后,他走出了自己的一条道路。

  1975年中学还没毕业就被招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当演员,1976年郭凯敏入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

  一炮走红

  1979年因饰演电影《庐山恋》(和张瑜)中傻气憨直的男主人公耿桦而一炮走红。此时的郭凯敏20出头。虽然这之后他也拍了几部颇有影响的电影,如《邮缘》(和陈燕华)、《小街》、《好事多磨》等,但他不愿就此坐享其成,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当导演,于是他到电影学院进修。

  1985年郭凯敏进入电影学院学习表演那会儿,他就想当导演。进上影厂后虽演了不少影片,也得到了观众、导演的认可和喜欢,但他的导演梦依旧。

  执导处女作

  1987年他执导了处女作《洋泾浜兄弟》,此后,他当导演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走出北京电影学院大门的郭凯敏,仍然一门心思地想做导演。但正好那个时候,电影界发生了一些变化,影片《少林寺》的火爆引发了武打片热潮,几乎所有的电影题材都是武打和枪战,艺术的成分相对不足。郭凯敏自己比较偏爱文艺片,他觉得电影不应该只是娱乐、消遣,应该有思想。为此,他觉得很痛苦,更觉得难以找准自己的发展目标和方向。几年下来,已经娶妻生子的郭凯敏,并没有拍出有影响的作品,而妻子也不赞成他往导演的方向“折腾”。这让他很是郁闷。 郭凯敏说自己“骨子里特别像唐吉诃德”,是一个越挫越勇的人。这样的想法和前妻张芝华有很大的分歧,两人的婚姻终于在1990年走到了尽头。

  离开上影到海南电视台

  1990年他离开上影到海南电视台,那时,他的全部财产就是几箱子书,甚至没有钱坐飞机。但却遭遇没有编制而待业。郭凯敏也承认自己没有制片人头脑,因为操作失误欠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钱。两年后直接找宣传部长,找省委书记。第二天编制就批下来了,他进入了海南电视台文艺部,但是发展空间十分有限原本想到海南发展导演的,但阴差阳错,他被安排做节目主持人。当主持,郭凯敏总觉着不合适自己。,工资也不是很多,竟

  没钱回上海过年,一直以事业忙的理由搪塞家里人,回忆起这段辛酸的往事,郭凯敏感慨万千。后来,郭凯敏认为不能再这样下去。

  自办影业公司

  在主持完1992年海南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后,他离开电视台与几位 朋友合作创办了自己的“兆凯影业公司”。经过一番运作之后,他成为一名商人先后还投入了500万元,打算搞一个影视基地。因为当时“泡沫经济”的出现,海南地皮价格高得惊人,基地最终没能搞成;后又开办演员培训班,效果也不是很好 ;组织过一些活动,基本上都在赔钱。

  从1995年开始,郭凯敏执导了《天伦》、《非常民警》、《追踪309》和完成的电视剧《恩来回故里》等影视作品。而投资执导拍摄的影片《天伦》,由于市场运作不佳和前期投入过大,最后亏得一塌糊涂。此后,郭凯敏经常接拍一些电视剧来偿还债务。

  到了1996年,由于事业上仍无起色,郭凯敏意识到海南不是承载他艺术之梦的地方,遂决定到北京发展。“要拍些百姓喜欢的好戏”来到北京的郭凯敏,因为要还债,生活过得十分拮据。这时,很多圈里的朋友都劝他重返银幕,郭凯敏面临着又一个十字路口:是当导演,还是重新做演员?最终,郭凯敏决定重回银幕。于是,转了一大圈之后,郭凯敏从起点又回到了起点,重操旧业再当演员。

  从幕前走到幕后的郭凯敏已很少被人关注,直到这回陈佩斯把他请进话剧《托儿》。虽然只是一个配角,但第一次看剧本郭凯敏就非常喜欢:“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流露的是真情,源于生活,又反馈于生活的作品怎能不吸引我。而且喜剧样式的作品国内舞台上比较少,能让观众在笑一笑的同时,思想上得到升华,也是吸引我的另一原因。”

  经营了10年的影业公司,郭凯敏坦言很是辛苦,当导演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忙筹钱、忙拍摄、忙发行,有时更像是个制片或剧务。他与上海的一些老师、同学策划了一个上海题材的故事,如果条件成熟会投拍一部电视剧。当然这回郭凯敏以演为主,毕竟他从17岁就开始当演员了。

  演艺经历郭凯敏1958年生于长春,父母是地质队员,常年在外地奔波,郭凯敏由奶奶带大。3]

  1974年,郭凯敏初中快要毕业,“那时候要招一批年轻的力量来充实文艺队伍,因为老艺术家们都到 牛棚里去了。”首先是上海歌剧院来招生,“我嗓子好。”郭凯敏唱了两句,招生的老师说,你可以唱男高音。他去体检,发现得了急性黄疸肝炎,于是作罢。

  “第二年,上海电影厂又来招生,就进了电影厂。一直到现在,电影成为我终身的事业。”

  在1975年拍摄的《第二个春天》中,郭凯敏扮演一位海军小战士,这是他第一次跨进银幕。“我去打炮,一点也不紧张。两个小时不到,就把所有的戏都拍完了。三个导演都愣了,说,这个演员,挺好的嘛!”他很敬业,有场戏是小战士死了,主角于洋抱着小战士哭。郭凯敏说,“我当时人也实在,我就想,这死人可不能呼吸啊,愣憋着,那戏也长,一分多钟。我满脸通红,差点没缓过气来。”

  那时候哪敢湿吻啊?

  拍《庐山恋》的时候,每月基本工资是17块8毛4,如果早上5点前起来化妆,可以有1毛7的补贴,晚上10点后算加班,也能拿1毛7。”拍摄期间,摄制组住在庐山,没有车,每天一大早,工作人员和演员一起将设备扛上山。

  在此,“文革后第一个吻”诞生了。导演事先告诉张瑜要拍“吻戏”,却没有告诉郭凯敏,“当她心潮起伏的时候,觉得这个‘孔夫子’怎么还这么傻呢?这很好玩的。”张瑜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郭凯敏 的脸顿时红了。摄影师跟得很紧,“ 一次就成功。”

  “是不是嘴对着嘴啊?”

  “是啊。”

  “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湿吻啊?”

  “那时候哪敢湿吻啊?”郭凯敏说,“那时特别纯。”

  张瑜在后来的一次访谈中说,“小郭当时脸都红了。我一看,心里想,我亲了小郭了,我对不起他,我得请他吃饭。 ”

  1990年,郭凯敏饰演角色的《滴血钻石》公映。他“特别伤心”,“因为是个烂片子,特别烂”。他渐渐看出国内机制下存在的许多弊端,“电影厂对整体发展重视不够;演员剧团成为群众演员集中地;只愿意用外来的演员,老演员的地位下降……”在上影厂15年,郭凯敏的工资从17.84元涨到了36元,又涨到了72元。1990年,电影厂提出每部片子片酬2000元。“在当时‘给民工拍电影’的风潮影响下,武打、凶杀充斥电影银幕。那时候我对‘文以载道’的东西的前景比较困惑,觉得没有戏演了,不知道怎么办好。”他看了一些台湾电影,觉得可资借鉴;与台湾相对的另一大岛海南正在开发,他想,如果去海南开辟一个新的领域,必然为风气之先。而恰好海南电视台台长和他有默契,承诺他调过去当导演。

  许多年后,他形容这个举动是“带有冒险色彩的”,源自“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和某种理想化的信念。

  他带着自己的档案和两大箱书从上海坐火车到湛江,再乘船到海口。海口热风扑面,而海南电视台却出乎意料地告诉郭凯敏,他没有编制。“我的组织关系全没有了,这在当时非常可怕。”

  他坚持不回上影厂,“作为一个男人,说话都不算数了,还叫男人吗?”于是待业两年。他接拍了两部片子,《竹妹子》和《夏日椰风》。“我要生存。”他说。

  “到底什么时候有编制?拖了那么久,我终于火了,直接找省委书记去了,就跟现在到信访办一样。 中午省委书记还在睡觉,秘书让我等一会。我说行。我就愣等。一会书记出来,问我是真要到海南还是假要到海南,我说真要到海南啊,都来了两年了。”省委书记特批,一个星期后,郭凯敏正式到海南电视台报到。

  “这个编制害我等了两年。”到海南电视台后“也没有实际的事干”。一年后,郭凯敏离开海南电视台,创办海南兆凯影业发展公司。先是与海口电视台合作,策划“南海大舞台”栏目。“我们是最早搞栏目的。”半年之后,“没广告,搞不下去了。”又成立了艺员培训中心,一期培训3个月,培训了3期,“老师都挺好的,生源有些问题”,也搞不下去了。

  他确实感到在海南做事情有许多困难,“再走下去就特别没有意义”,1996年,郭凯敏来到北京。

  从1995年到1999年,确实是特别难熬的。他的身份经历了从演员到导演,再到制片的变化。1999年,他回归演员身份,这距离他拍摄《庐山恋》已经20年。

  《庐山恋》后,女主角张瑜成为“金鸡”、“百花”奖双料影后。“那时候太年轻了,对奖很渴望,很向往。可是我一个奖都没拿到。”郭凯敏说。“从1987年开始,我当了20年的二级演员。”直到这一年的11月,因《好人丛飞》获得中国话剧“金狮奖”,他所在的中国煤矿文工团终于给他报批了一个“一级演员”,他感到很高兴。 感情生活婚姻家庭

  在与前妻结束婚姻生活后,郭凯敏与现任妻子在拍戏中结识相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在谈到两位儿媳,郭凯敏的母亲,坦然张芝华和郭凯敏在一起受了一些委屈,因为郭凯敏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事业上,而对现在的儿媳,起初也是有点偏见的,经过时间的磨合后发现,现在的儿媳也是一个善良的称职妻子。虽然和张芝华的大儿子在国外生活,但还不忘记在国内的亲人,经常打电话和送礼物回来,这些举动都让郭凯敏特别感动。

  忙于经营公司的郭凯敏生活要简单得很。目前他常住北京,但总是海南、上海、北京三地跑。夫人是个话剧演员,为了照顾7岁的小儿子放弃了工作。大儿子16岁了,正在上海读高中,每次回上海,郭凯敏总会去看看他。

  如今的他还在做着自己喜爱的事业,曾经“奶油”的他在经历了生活的岁月的磨练后已经褪去了身上的稚嫩。现在的郭凯敏在母亲的影响下,也关注起了瑜伽。在练瑜伽的过程中,也悟出了生活和事业要平衡的信条。

  梦想受挫,有爱情之花抚慰风雨天涯

  郭凯敏因饰演电影《庐山恋》中傻气憨直的男主人公耿桦而一炮走红。用陈佩斯的话说:“当时不仅少男少女们喜欢他,就连老头老太也都喜欢他。”此时的郭凯敏二十出头。虽然这之后他也拍了几部颇有影响的电影,如《邮缘》、《小街》、《好事多磨》等,但他不愿就此坐享其成,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当导演,于是他到电影学院进修,尝试着拍电视剧。几年下来,没有拍出有影响的作品,而此时他已经娶妻生子了。妻子并不赞成他往导演方向“折腾”,为此,郭凯敏很苦恼,这之后的数年中,他与妻子的感情也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

  1990年拍电视剧《台湾仔》时,郭凯敏认识了刚从上戏毕业的刘晓春,两人在拍戏之余经常接触、交流,郭凯敏感觉这个女孩不仅外表清纯,性格活泼,更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而对于眼前这位炙手可热的当红影星,刘晓春表现得不卑不亢,平和得体,这也赢得了郭凯敏对她的敬重。很自然地,郭凯敏常常把自己的心里话讲给她听,刘晓春也发表自己的意见,她说你老在这个圈子里,视野不可能开阔,干事业不能老局限在这里。

  这句话一下子启发了郭凯敏,也与他内心一直潜藏的愿望不谋而合。他非常高兴,对刘晓春有了知音的感觉,这种感觉郭凯敏至今想来心底还一片温柔。郭凯敏决定出去闯一闯。当时,海南是一片热土,郭凯敏想既然要出去闯,干脆就从零开始!于是他义无反顾地辞职南下。这时,他的第一次婚姻也解体了。

  1990年秋,郭凯敏去了海南,当时他的全部财产就是几箱子书。他甚至没有钱坐飞机。当他风尘仆仆地辗转到达海口时,他的内心充满了激情。不久,刘晓春毅然放弃总后话剧院的“铁饭碗”,飞赴海南与他举行了婚礼。

  到海南之前,郭凯敏想实现自己的导演梦。去了后才知道不那么简单,甚至因编制问题,他竟迟迟找不到工作,只有在家里呆着,而且一呆竟是两年。一下子从事业的云端坠入谷底,郭凯敏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要知道如果呆在上影厂,他可以趁着当红一年拍两部电影,四五部电视剧呀。他开始变得不自信,甚至有点恨自己,但想发火又不能发,因为一切都是自己决定的呀。

  刘晓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郭凯敏每天早晨有锻炼的习惯,她便比他更早起床,给他做早点。郭凯敏酷爱读书,刘晓春便保证他经常有新书读。当时他们的全部生活来源完全靠上影厂补发给郭凯敏的每月几百元补贴,而他每月还要给远在上海的与前妻生的孩子寄生活费。因此刘晓春用来买书的钱,只有从日常开支中挤出来。

  1991年2月的一个清晨,郭凯敏在晨练时不小心崴伤了脚,刘晓春慌忙找出跌打药为丈夫推拿。治疗完毕后,她又将丈夫安顿在客厅的沙发上,准备到厨房为他倒杯牛奶。就在刘晓春迈进厨房时,她听到身后有一丝轻微的叹息,那是丈夫落寞无助的声音。刘晓春的脚步停顿了,但她没有回头,此时的她比谁都清楚:深陷困境的丈夫需要一个坚强乐观的妻子。当刘晓春再次回到客厅时,她的手中不仅端着牛奶,还有一本书。这是一本诗集,刘晓春为丈夫翻到《公共汽车总在绝望时开来》那一页:“……急是没有用的/你抬头看看这个世界/阳光多么美好/而公共汽车/也正向你要去的方向/开过来。”郭凯敏没有说话,他合上书,伸手握住了妻子的手。清晨的阳光洒满小屋,爱在他们心间流淌。

  每逢佳节倍思亲。但是在那段时光,他们逢年过节都不敢出门,因为一出门就意味着花钱。他们也不敢回上海探亲,因为他们连往返的路费都不够。亲友们问他俩过得怎么样,他们也“一致对外”,报喜不报忧。刘晓春常常鼓励丈夫正视目前的生活状态,真正从零开始。慢慢地,郭凯敏的心态终于调整过来,开始接拍一些电视剧,并在海南电视台主持节目。

  后来,刘晓春又建议丈夫去找领导解决编制问题。开始,郭凯敏犟着不同意。刘晓春便婉转地劝他说:“世界上有些事情做成与否,可能就在于你是争取还是不争取。如果你不争取,事情可能就永远搁浅。”听了夫人的“点拨”,郭凯敏径直找到当时的海南省委书记。省委书记听完他的陈述,非常吃惊:一位优秀的演员竟处在如此境遇。他当即拍板,将郭凯敏调入海南电视台。

  刘晓春很为丈夫高兴,工作关系的解决意味着以后生活的安稳。然而,郭凯敏很快就感到了不满足。在海南电视台的主要工作是做主持人,每天忙完工作回家,郭凯敏的感觉却不是充实而是空茫,感觉离自己当导演的梦想相差太远。刘晓春感觉到这一点,她很着急。作为女人、作为妻子,她当然渴望安定的生活。自结婚以来他们虽然相亲相爱,可是生活毕竟是很现实的呀,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再折腾,再回到从前那种风雨飘摇的境地,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于是她一改平时的温柔开始与丈夫吵架。起初郭凯敏非常吃惊,因为他们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尚能相濡以沫,怎么到了生活有了转机时反倒感情出了问题?为此他非常苦恼。

  看到丈夫不开心,刘晓春又很心疼。她是个聪明女人,其实丈夫当初最打动她的地方,不是巨星的光芒,而是他对事业的执著。既然丈夫这样“爱折腾”,而自己又选择了他,不如爱其所爱吧。这之后,在夫人的支持下,郭凯敏开始了自己的梦想之旅。

  相濡以沫,理解是爱的温度有增无减的理由

  1992年,郭凯敏投资执导拍摄了影片《天伦》 。但由于观念的影响,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在郭凯敏头脑里根深蒂固,为此他也把自己的影视剧搞得很沉重。而且又不注重市场运作,前期投入又过大,最后亏得一塌糊涂。郭凯敏只好另外接拍一些电视剧用以还债。

  那一段时间,郭凯敏虽然比待业在家的两年要忙碌风光一些,但实际上两口子的生活基本上处于还债的状态。面对比以前更为贫困的生活,刘晓春坦然受之,尽力帮助丈夫。刘晓春在丈夫每拿到一部戏的片酬后,都赶紧替他还《天伦》的债款。有朋友劝刘晓春:郭凯敏毕竟是个名人,找别人说说哪至于你们这么苦。刘晓春摇摇头:这事关系郭凯敏的名誉,我不能为了钱毁了他。有时看着妻子为了几个钱省来省去,郭凯敏心里总是很不好受,他满怀歉意地对刘晓春说,钱可以慢慢还,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刘晓春摇摇头:“钱一天不还,我就一天不安心啊。”听了妻子这句话,郭凯敏的眼眶红了。

  到了1996年,由于事业上仍无起色,郭凯敏开始意识到海南不是承载他艺术之梦的地方,他决定去北京发展。当他这一主意拿定时,海南电视台分给他的房子拿到钥匙,为此他稍稍有些犹豫。而深深理解丈夫的刘晓春则坚决地说:“房子没了就没了,我们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