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君天下 > 娱乐明星 > 正文

苏见信资料简介 苏见信为什么离开信乐团单飞?

2017-01-14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君天下

分享到:

  苏见信为什么单飞相信是很多人想知道的,当年他作为信乐团的主唱阿信红极一时,而他也突然宣布单飞。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下面小编为你带来苏见信单飞的原因揭秘。

  苏见信为什么单飞

  信乐团的主唱阿信宣告单飞,3月20日,他与艾迴唱片签下个人合约。但此次签约只有跟阿信一个人签约,阿信说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涯规划,不勉强团员一定要在一起,并说幕后与团员还是会继续合作。

  阿信在记者会上宣布艾迴花1500万元台币(约375万元人民币)为他赎身,脱离旧经纪公司“全美有声出版社”。

  但事实上,全美开价为8000万元台币(约2000万元人民币)。全美已上告阿信违约,双方将对簿公堂。

  做出单飞的决定,阿信坦言困难。他强调“背叛”其他成员太沉重:“唱片公司要签约的对象,不是我一人能决定的,个人能力有限,且大家生涯规划也各有不同。”但他强调其他成员知道他的情况,还发短信和邮件为他打气。他还谢谢其他成员5年来一路相挺,希望回忆停在最好的阶段,“大家都知道,信乐团一路走来常和经纪人借钱,生活辛苦,欢迎他们私下来找我帮忙。”

  苏见信曾是信乐团主唱

  信乐团其他几位团员,得知阿信单飞消息后都难以置信。他们表示阿信自2月中旬后就与团员和工作人员失去联络,阿信的近况全是看报纸才知道。知道他的合约出问题,他们才发短信和邮件与其联系,但阿信都没回。他们对于阿信没有预先告诉他们要单飞,不能谅解,“为什么要让我们最后一个才知道?”不过他们表示,信乐团不会因阿信的离开而解散,他们会尽快找到适合的新主唱和吉他手,进录音室完成新专辑。

  苏见信首次揭开单飞之谜

  台湾流行歌手、前信乐团主唱信(苏见信),近日在厦门参加“轩尼诗炫音之乐”盛典时,终于吐露心声揭开单飞之谜。信很腼腆地说:“我只是从来没有回应过,所以让很多人觉得我离开信乐团是个谜,其实很简单,就一句话,就是到2007年的时候,和他们(指信乐团其他成员)的合约到期了。”

  其实,回答记者的提问时,信说话的声音很小,记者一开始几乎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记者拉着耳朵、身体向他倾斜,表示没有听清楚,信很搞笑地用手做成一个喇叭状对着记者喊:“就是合约到期了。”他还表示,有机会的话,他想请5年多没有联系过的其他原信乐团成员一起吃顿饭。

  

苏见信资料简介 苏见信为什么离开信乐团单飞?

 

  苏见信首次揭开单飞之谜

  成名之前曾靠卖咖喱饭生存

  信1971年出生于台湾。1989年,信跟同学组团参加YAMAHA第二届热门音乐大赛,张雨生是该大赛第一届的冠军。信的乐队一路打入决赛,也是决赛当中唯一一个业余团体,其他的参赛者全是职业乐队。在这次的比赛当中,信认识了后来信乐团的鼓手Michael。但因为信服兵役,参赛之后并未真正走上音乐道路,直到22岁,信开始在台南一家小小的披萨店唱歌,认识了信乐团成员的键盘手和贝司手。

  后来他们一起在酒吧唱歌,对信和信的朋友们都是很好的磨炼,他们学会了上千首歌,跑遍了台北、台中、高雄,逐渐被各地酒吧老板熟知。期间,生活起起伏伏,一天要唱6小时以上,这让信对生活充满了抱怨。当生活有所起色后,信在台中开火锅店,但惨淡经营半年后关门。生活所迫,信还发挥过烧菜特长,卖过咖喱饭,他靠这笔收入生存了下来。信说:“这就是人生的谷底。我想告诉所有的年轻朋友,不论遇到多大的打击,都不要放弃理想与希望,因为希望是最重要的。”

  后来信重新回到酒吧唱歌,同时开始学习写歌,信乐团专辑里面的《天亮》、《没有你的夜》等就是这段艰苦时期的作品。直到信被艾回(现更名为爱贝克思)公司相中并签约,2002年,成立了红极一时的信乐团。2007年3月20日,信单方面召开记者会宣布单飞,令透过媒体才获知信单飞的其他成员大吃一惊。

  

苏见信资料简介 苏见信为什么离开信乐团单飞?

 

  苏见信单飞5年未与乐队成员联系

  单飞5年从未与乐队成员联系

  虽然信给记者的答复是“合约到期了”,但其他信乐团成员对信的离开至今依然非常不理解,认为是个谜。信乐团成员鼓手Michael曾经对着记者带着期盼的眼神说:“信,你在哪里,你怎么没打招呼就走了呢,我们很想念你,希望你听到我们的呼唤后,尽快和我们联系。”但信单飞后,再没有和他的共患难的乐队成员联系过。

  记者对信转达了上述情景后,苏见信显然有点惊讶并抬起头看着记者:“是真的吗?我也很想他们,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请他们吃顿饭。”记者问:“你为什么不用手机呢?”信回答:“我在工作状态下是不用手机的,我已经6年没用过手机了。”记者追问:“那别人怎么找你呢?”信说:“打家里电话啊,我不工作的时候都在家。再说,还有我的经纪人,我的助手,他们都可以联系到我的。”

  问苏见信还会不会再组乐团,他言道:“信乐团曾经是他很棒的人生体验和音乐体验,其中充满了甜美与痛苦。”他表示今后不再组建乐队,愿意以一个人的形式行走在音乐的道路上。自单飞后,信已经发了《我就是我》、《集乐星球》、《趁我》、《黎明之前》四张专辑,但再没有像信乐团时期《死了都要爱》那样风光过。

  信的经纪人在记者采访结束后,对记者解释说,当年的《死了都要爱》之所以没有在台湾获得最佳乐团奖,就是因为这个专辑完全是以信一个人的方式录制好的,所以没有给团体颁奖。“单飞后,他个人发展得很好,他一直没有回应其他成员,是因为他宁可保留讲话,他想用好成绩来证明自己的实力。”